Monday, June 23, 2008

風雲 - 決戰餐桌之邊 (二)

方案二︰活捉 (續)
小強被我的魚網圍攻下嚇跑了, 走到餐桌的另一角, 伸出它很核突的觸鬚不斷擺動, 似是想繼續挑戰我, 於是我想…以我的魚網跟小強捉迷藏也捉了近半句鐘(!), 似乎也不是個可行的方法。我抹一抹額頭上的汗珠, 以戒備的狀態坐在沙發上, 看著它囂張的樣子不是味兒, 難道我會輸給一隻如此樣衰的曱甴?如果我凌晨三時三十分叫醒爸爸打曱甴, 爸爸會不會不打曱甴反而打我呢?抑或爸爸會大發慈悲說︰「我好眼訓, 放它一條生路啦!」唉!一想到自己竟然會輸給曱甴便很不甘心, 於是我便想到第三個方案。

方案三︰找幫手
我與小強仍然處於一個拉鋸的狀態, 但我實在很不明白, 為什麼小強在我的止汗劑和脫毛劑狂噴戰術與及魚網戰術下(人也應該會有點反應吧?俾俾面吖!這些也算是有毒氣體又有酒精喎, 想點先?), 仍然堅定的站在餐桌下的一角一動也不動, 難道它真的以為黑暗的餐桌下我會看不見它嗎?我把耳朵貼近爸爸媽媽的睡房門口, 聽聽他們會不會給我把餐桌移來移去的聲音吵醒。我想︰咦!似乎有點移動的聲音。我輕輕地敲了一下門(哎呀!爸爸不要發怒啊…救我啊!有隻很大的小強呀…)。很!可!惜!的是他們「原來」睡得很熟…(唉!真的很灰…就算是吵醒了爸爸, 他打我之前也會先打死小強吖…) 幫手找不到, 現在真的再沒有辦法啊!也許, 我真的要為這隻曱甴送上我人生的第一次…打!曱!甴!呀!

方案四︰我要打巢它!
Sigh!This is my last last last last resort ar…我在心裡不斷重複著嫲嫲的話︰「曱甴有咩嘢好驚吖, 一於打巢佢…!我係一個好堅強嘅女仔(關事咩?), 係唔可以輸(!)比一隻曱甴呢!要一鼓作氣, 打未打囉…駛死咩…打囉打囉, 驚你呀…打囉…」(不斷重複著。) 最後, 我決定要重擊(!)這隻囂張的曱甴, 特別找了一本Job Market厚的報紙然後對摺再對摺再對摺, 對摺 x 3次咁厚嘅重擊, 小強!今次你仲唔一命嗚呼?我已經給你幾次機會, 你又不識趣乖乖走入我的魚網, 哼!

好了!糾纏了四十分鐘, 我再抹一抹額頭上的汗水, 吸了深深的一口氣, 一手掩著耳朵避免聽見它爆肚的聲音, 然後瞇起一隻眼, 再用盡了我全身的氣力向餐桌底一揮手上那厚疊疊的3摺報紙…我忍不住大叫了一聲︰「呀… …!」吓?咁近都打唔中?我實在無法相信我會missed target, 這時小強火速走進了爸媽睡房門的縫隙, 噢!走了…於是我給爸爸和媽媽寫了一張字條(是這樣寫的)︰「我昨夜凌晨發現了一隻曱甴, 由於找不到殺蟲水又打不死它, 最後它走進了你們的房間, 明天請跟進啊!」還畫了曱甴的大小, 然後我便去了洗澡。臨睡前, 我以一個疊一個的紙袋把自己的房門縫隙填密了…(嘩哈哈…我好聰明啊!)

第二天早上, 爸媽看過了我的字條和房門縫隙塞滿了紙袋, 都O了咀…想著︰「妳個衰妹趕咗隻小強入我哋房?」我說︰「佢自己入去嘅…我又冇迫佢…」


註︰截稿前仍然未見那小強的踪影, 到底是我的止汗劑殺了它?還是它仍在避風頭?天曉得…

2 comments:

ttg said...

下次你可以買定支電蚊拍,見到小強時,隊埋佢,咁佢就會燒焦.但是有副作用的.我試過用電蚊拍殺烏蠅,燒焦後散發出一陣陣臭味,可能因為佢地平時食的是便便的關係.
所以如果用「雷擊」的話,小強也可能散發出佢的獨特「氣質」......

The Sweet Piscean said...

於事發一個月後,某天媽媽(終於)發現了瘦弱的小強,腳軟軟的走了出來。

最後,小強終於也離開了我們。阿們!願牠早日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