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 2008

三個第一次…

第一次(一)…去針炙

早前已經寫過我肌肉勞損的問題, 右手的皮下長了一棵像花生那麼大的東西, 中醫說是軟骨勞損移位必需要醫治, 有天跟同事說起我很擔心勞損的問題, 於是她便介紹了一位針炙中醫師給我。我會想像針炙應該會是被螞蟻咬那樣的痛楚, 可是情況似乎比我想像中嚴重許多, 有個部分都痛得我呱呱大叫又更手心標冷汗呢!那是種像「地震」般擴散式的痛楚, 更有幾下我忍不住慘叫 (呀呀呀!好痛呀!), 醫師又說︰「懂得痛是件好事, 叫出來會好一點呢!」聽見隔離床的女病人似哭非哭的嗚咽著, 我躺在病床上聽得心寒了。醫師說︰「妳可以不用電腦和滑鼠嗎?」我說︰「那是我的搵食工具啊…」醫師說︰「那麼, 妳可以放鬆一點嗎?似乎妳的工作環境也是很忙碌, 幾位同事也有著肌肉勞損的問題, 但想不到妳那麼年輕也會這樣。妳記得要多做運動才好啊, 還去比其他的人多做熱身, 游泳可要自由式…」我大驚︰「自由式…?我不懂的啊!」

第一次(二)…見了…

兩個小時的針炙療程, 完成後像被人打一身(!)的感覺, 感覺很灰。心神恍惚的我坐地鐵找你吃飯, 途中買了兩件(!)小蛋糕為你打打氣, 沒想到你會叫我上你家, 而你家裡還有你的爸爸和公公, 我想你不是想我兩手空空的見你爸爸/公公吧(唉!兩件蛋糕仔真寒酸…), 而且我還穿了一條很短的迷你裙+涼鞋 (我的淑女形象蕩然無存?), 你笑說︰「沒所謂喎!」我︰「…」(這是我第一次見你的…!><”) 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 我卻奇奇怪怪的緊張起來… 最後我順利離開你的家, 卻在街上碰上你的媽媽(!), 我不認得她的樣子, 竟然問你︰「她是誰?」你媽媽瞄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說︰「得閒上來吃飯。」然後質問你︰「你不是要溫書麼?」(我想︰OH! SHIT….) 想不到在我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見了家人, 幸而今天你告訴我︰「他們對妳一致好評, 阿公讚妳…著鞋著得快喎…」我︰「…」(這也算是稱讚嗎?一.一”)

第一次(三)…自由式…

為了加快康復的速度, 我不得不聽醫師話去游自由式, 可是連蛙式也不太懂的我, 游自由式更加令我的手腳不協調。便是泳池內遇上一位好心的老伯, 他見我手、腳、呼吸也嚴重不協調又快溺斃的樣子, 便上前教我的手要怎樣擺, 頭的方向又該如何, 於是我又努力的去嘗試, 雖然水底可見我的腳只是不停亂撐, 但頭和手的動作也改善了不少 (爸爸說遠看的感覺似自由式喎, 太好了!), 只是他不停叫我放鬆(放慢)點, 或者是我實在太怕會溺斃(!)…我好驚呀!>.<”

3 comments:

stt said...

妳要學會放鬆點呀,sbb!^^

4 fishes said...

第一次總是深刻的... 又多了美好的回憶... 不美好嗎? 那也很有趣... 哈哈... 保重身體!

The Sweet Piscean said...

Thanks ever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