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8, 2008

東平洲追日(一)

某天我的友E仔約我一行六人去東平洲去攝影, 我一口應承再也沒有多問什麼。直至到達東平洲後, 才發現原來富裕的香港還存在著如此簡樸(簡陋?)的生活模式。

東平洲是個細小的島嶼, 島上所見都只有幾家士多, 和很多空置的單層小屋, 從小屋的外觀設計也不難估計它們最少有五、六十年的歷史。我們入住的士多, 老闆娘是個很和善的婦人, 弄的食物也很不錯, 她說︰「我平日也不是住在這裡的, 都是星期六像你們那樣乘船進來, 然後星期日跟你們一樣乘船離開, 這個島是沒有人住的。」我感覺很驚訝, 原來東平洲是個沒有人住的島嶼?我們預訂的房間是其中一間小屋的閣樓並沒有空調, 甫進內便感覺到濃烈的潮濕霉味, 看到裡面只有兩支光管, 一台電風扇和六張尼龍摺床, 心裡想︰「這個晚上我能夠入睡嗎?」E仔不斷嚇我說︰「這!裡!好!猛!鬼!的!」我強裝鎮定, 但由碼頭步行至士多的一段路, 不是看到墳墓便是各式各樣的蜘蛛網(!), 我們還選了農曆七月入住這個平日沒人住(!)的小島, 又想起爸爸媽媽不停叮囑我不要落水, 簡直要膽小如鼠的我挑戰極限。

到東平洲的第一天主要是想拍攝日落的照片, 當然拿著我的單反相機又揹兩支水加上非常重的三腳架, 穿梭島上陰暗的小徑是非常的辛苦, 還要不時爬上爬落去找最佳的攝影位置。最後我們選擇在斬頸洲(連名字也是相當恐怖啊!)拍攝日落的照片, 然後摸黑返回碼頭附近的士多休息。整個行程都是驚喜萬分, 除了那張什麼都沒有的尼龍摺床外, 另一個驚喜便是那個浴室, 三格相連的浴室, 滴出來(!)的水用來洗手也會嫌弱, 而且仍然是蜘蛛的樂園, 於是勉強叫洗澡後便急步返回房間休息, 為了第二天早上拍攝日出而準備。晚上E仔的鼻鼾聲震天, 加上他的鬼故, 極度怕熱的我輾轉反側完全睡不著!

凌晨四時三十分起床, 第一次拍攝日出的照片, 我拿著手電筒心裡面卻怕得要死, 黑夜之中要爬上頁岩之上, 即使滿手心也是緊張的出汗, 我仍緊握男友的手, 最後完成了我第一次追日的行程…

3 comments:

Pomme d'amour said...

大約十年前,我也到過東坪洲過了一晚,目的是觀星。你住那間房間的佈局和那時候我住的差不多,但印象中那兒沒有浴室‥‥

後來看過貞子一片後,有多年不敢再到東坪洲過夜,因為那裡有很多荒廢的井‥‥

The Sweet Piscean said...

我也有看星,但農曆十六的月光實在太亮,反而凌晨四時的天空是最適合觀星的。也許,"the night is darkest just before the dawn"是對的...

okg said...

,"the night is darkest just before the dawn"
好像用來形容我手揸住的股票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