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6, 2008

是癡心一片, 還是癡膠x線?

某人喜歡成為我blog內的一角, 想我寫關於他的故事。某人時不時會想起我, 想起我會義無反顧地扮成戀愛顧問一樣去開解他, 事實上我只是對某些想法或觀念看不過眼, 來來去去都只是老掉牙的道理。

「她要結婚了, 新郎不是我…」

我聽後卻是零反應, 為什麼?分開幾年了, 還是那麼奴性入骨的男人, 會覺得自己很情深又專一嗎?愛一個人是要(在相愛時)伸出手讓對方知道, 也表現那份發自內心的關愛, 而不是分手後(幾年!)對著空氣(!)或是家裡的四幅牆(!)或是向著我(!)去呼天搶地, 也不是向著那個已經忘掉自己的人苦苦相逼, 也不需要關心她是不是要跟誰結婚(干卿底事?)。這算是情深?算了吧!這不是「硬膠」是什麼?

奴性入骨的男人實在很討厭, 尤其以那些(自以為)對過去的女神念念不忘是重情表現的奴隸。Come on! 現在是二零零八年了(也快零九年了!), 分手幾年還在吃齋的男人, 不叫癡心一片, 這叫癡膠x線。男人呀男人…不是要為女人而活, 不要為那個不懂得愛惜自己的人而發傻, 不要以為一直維持著單身就是默默等待, 清醒一點可以嗎?真心愛你的人會給你機會, 才不是等你發了達(!)然後跟你一起的。我想…除了武則天、慈禧太后等等的女皇會愛傀儡男人之外, 現代女人還是會喜歡有主見, 會為自己定目標的男人, 那些只懂得拿手袋, 跟著女人指示方向去走的奴隸男人只屬於玩具的一種, 最終還是會被玩厭的!

This world is about give and take, 懂得什麼是取捨嗎?放不開過去的, 又如何有位置容納新的?不要埋怨別人負你, 這就是不懂得什麼是因緣和合, 世界並不是圍著你團團轉, 你說要改變世界也未免太自負了吧!連自己的奴性也改不掉, 說什麼要改變世界?

不要問我為什麼不會找你, 便是沒有人會喜歡自找麻煩的。你那個深情的故事, 叫人聽膩了, 也叫人很討厭。你想找個女人關心自己?Fine! 拿幾百元去砵蘭街找個講普通話/泰文/俄文/或者廣東話的女人聽個飽, 也許人家見你年輕力壯還會給你打折或者掉轉頭給你一個紅封包…

(我知道你實在很喜歡我罵你, 請你別這樣變態好嗎?這是最後一次。)

6 comments:

f said...

米蘭·昆德拉有本"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妳就有個生命中不能承受的friend,哈~

The Sweet Piscean said...

這篇blog引起了不少回響,有些友更以為此位某人是我的前男友,其實都不是。

這個人只是個喜歡花言巧語又故弄玄虛的男人,不知所謂又只會怨天尤人,像是全世界也欠了他一樣,以為人家的幸福都只會取決於他。

也不能說是承受不承受呢,朋友間的關心總有個限度,我最討厭他說覺得我有點似他的前女友...!

我就是我,不是誰的替身。

Pomme d'amour said...

「奴性入骨」這個詞語確實啟發了我的思考。

可能因為我也是一個願意等待、重情又愛回憶的人,令我不其然去想一想自己是否都是妳所說的那種人。

我覺得一個人「癡情」沒有甚麼問題,即使只是一廂情願,因為我認為感情根本就應該有些不理性的成份。發自內心的感情,絕大部時候都是控制不了的。

也許,有一天我也會向朋友說:

「她結婚了‥‥
 不過我覺得她很幸福呢‥‥」

哈哈,我想我不算是「癡情」,只是
交流一下罷了。

The Sweet Piscean said...

我覺得喜歡一個人,不是純粹盲目的追隨或是遷就。

喜歡的感覺當然有不理性的成分,不是說某某怎樣怎樣你就喜歡,至少有一定的部分也是連自已也不能夠解釋的,那可以是一分莫名的忐忑,也可以是讓人無法忘記的衝動快感。

不過,上述的感覺是戀愛的初期。過了這個階段後,像是一個餓透了的人吃過頭盤,人似乎「清醒」了許多,接著進食的速度減漫,味道也會「嗒真啲」...這就像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一樣。

癡情...這個形容詞實在令人中毒太深。看似浪漫,其實只有不圓滿的戀情(例如單戀、暗戀)才會用上,人們應該追求的不是單向的迷戀或是癡戀,而是找尋自己的另一半。假若那個女人不懂愛你,而你卻獨自癡心等待...那不是癡膠x線是什麼?

我寫得粗俗,卻是肺腑之言。我,又何嘗不是曾經為一名癡情女子。今天,我不會用癡情這個形容詞, 因為癡線似乎說得比較合情理。不要為自己編一個癡情故事,因為你不是古人,你是現代人。

Anonymous said...

Come on, Men are liars! or you are talking about yourself!?

The Sweet Piscean said...

男人是大話精?Yes and No.

世上總會有男人坦白的, 我則遇上了這個男人。

其實男人講大話是不要緊的,但是呢...要說便要說得聰明點、像真一點。不要胡言亂語(!)說些連自己也忍不住會笑的低層次大話,然後又忘記了(!)自己說過的大話。

高層次的大話精男人,我也會喜歡的,最重要是他連自己也要相信自己的大話。

謝謝你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