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6, 2009

Suffering

煩惱, 是自尋的。

作為再平凡不過的我, 當然明白人是多麼希望得到幸福, 多麼希望得到快樂。在絲毫無憂的日子裡生活, 直到永永遠遠。。。

那天有人告訴我︰「我師傅看過妳的八字, 說妳… … , 妳知道嗎?然後, 他又問妳是不是… …, 曾經… …?」我說︰「我曾找不同的人算過三次命, 知道抑或不知道又代表什麼?為什麼我活生生一個人站在你面前, 你不去了解, 反而想從八字之中知道一些關於我的事情?會否有點本末倒置呢?」那人無言。

關於算命, 我有這樣的看法。什麼人什麼時候會去找人算命?多是沒有自信的失意之士, 在人生的低潮希望找來一位「先知」, 告訴自己今天的苦幾時會完結, 苦盡幾時甘會來, 然後再說幾句希望趨吉避凶。算命, 不會像你們想像那樣完滿, 但我學會人生是由快樂與不快樂所組成, 即使我們以為超級富豪比我們快樂, 其實不然。

那人說︰「如果可以把我「不好」的部分全部移除, 只剩下「好」的部分, 妳說這樣有多好?唉!…」可惜, 人是貪婪的。沒有苦的日子, 我們不會成長, 不會懂得付出愛和珍惜, 就是眼前簡單的一雙手, 你能夠想像你失去了其中一隻(即使你還有一隻), 日子將會如何?

埋怨的日子, 我也經歷過…甚至乎, 是精神陷入崩潰的邊緣, 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我不能夠說自己曾比任何人苦, 只是想說…痛苦的經歷卻令我在不知不覺間變得堅強, 我們可不可以把人生看成一個學習成長的過程?算命的人說我不適合到外國生活, 每一次都必會跌得焦頭爛額而回。若你是我, 你會怎樣?趨吉避凶, 什麼地方也不去了嗎?那樣, 跟玩War Games的人一開始就躲起來有什麼分別, 人家玩過、用過戰略、試過衝出重圍、中彈死了、笑著再爬起來。你呢?當然, 最後走出來時也許是最完好無缺的一個, 但你得到什麼?什麼也沒有, 連過程或是經歷也沒有…

苦或失落的感覺的確令人很沮喪, 但不可忽視的…是在你跌倒的時刻, 我們看到的世界會很不一樣。感覺…是錯誤的, 為什麼呢?因為同樣(or類似)的事情, 在不同的時間發生, 我們的感覺也會隨之而改變。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以考試成績為例, 我曾經有一位同學她因為會考成績全是B但沒有A而大哭(!!), 但若她的成績已經全港歷來最佳的成績, 那她還需要哭嗎?快樂與不快樂是相對的, 可是抽身一點看看四周的人, 人生到底是為了什麼?

假若你/妳只剩下三十天的生命, 你/妳還會在乎你/妳目前覺得最重要的東西嗎?算命, 除了令你/妳期待(你/妳以為)將會發生的幸福/好事以外, 能夠讓你/妳看透生命的意義嗎?在不少人的心裡, 幸福就是有很多錢、權力或是有很多喜歡自己的人, 這樣的世界就反映了你的價值觀。這看似tangible的一切, 卻無法令人死而無憾…便是, 那些全都是你/妳帶不走的「東西」。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同感, 當你/妳得到非常渴望得到某樣東西的時候, 會有種「不外如是」的感覺? …其實那並不是你/妳需要的, 只是你/妳想要的。(可參考我的一篇Wants vs. Needs)得到想要的而不是需要的東西, 無法令人完滿。

再談。

6 comments:

The Sweet Piscean said...

是suffering,讓我們想擁抱幸福
是suffering,讓我們知道什麼叫幸福

最想自殺的人,不一定是一無所有的人...反而,是那些覺得自己永遠也不夠的人,因為即使幸福在他/她的身邊,唾手可得...而他/她卻看不到,這是最可悲的。

Dan said...

有苦, 才有樂. 沒有苦, 就不會知道甚麼是樂了. 能夠有苦, 也算是一種幸福.

The Sweet Piscean said...

這些說話,你懂就好了.

Dan said...

知易, 行難. 言行一致, 是很難的事情呢.

The Sweet Piscean said...

一個人想改,最起碼他要自覺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

知道,是第一步。

你身邊還是有不少朋友(如︰我)會提醒你的.若然你不覺得我太串咀的話...~!

不過,我是絕無惡意的.

Dan said...

論串咀, 妳算是首屈一指的了. 串咀不串咀, 也是一個選擇.

更直接的回應, 我也聽過, 妳的串咀, 我還受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