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6, 2008

《愛‧誘‧罪》


朋友從愛爾蘭歸來, 知道我喜歡Keira Knightley, 問我可看過Atonement(電影譯名《愛‧誘‧罪》), 他說︰「電影的上半部分比下半部分較好, 或許是因為Keira Knightley在上半部出鏡較多的原故吧!」這樣的電影名字, 這樣的演員名單, 我沒有想過可以找誰陪我看 (你們或許會記得, 我早說過看電影是兩個人的事, 好些朋友不會明白為什麼我不可以一個人看電影, 便是在漆黑一片的電影院內, 寂寞的感覺會把我吞噬掉。)

那天, 朋友說去看電影, 電郵內的電影清單我還未看清楚, 我便選了 [2. 愛‧誘‧罪], 後來再翻閱朋友的電郵(是的, 我翻看因為心急的我常對別人的文字一知半解便算。), 發覺朋友跟我的首選是一樣的!沒想到原來你也喜歡這類算屬於「文藝」的電影 (上一次看Becoming Jane的時候, 我那位非常男人味的朋友感到極度不耐煩!左擰右擰…(!), 或許是我覺得很科學化的你原來也是個重感情的人, 就如上一次借你Before Sunset一樣, 沒想過你會比我更渴望追溯那失落了的前傳Before Sunrise。感情是隱約的在眉宇之間傳遞, 平淡的三兩句對白充滿諷刺卻又愛恨交纏, 這樣的情感是另一種激情的表達方式。我喜歡的, 原來你也喜歡。

《愛‧誘‧罪》, 這個故事是帶出一份永遠無法修補的遺憾。因為愛, 所以嫉妒。因為嫉妒, 所以傷害。人生本來就有太多得不到的人和事, 我們痛心自己的愛沒有被珍惜, 我們羨慕或是妒忌別人所擁有的一切, 得不到便要摧毀他/她?我從來也不想我愛的人憎恨我, 即使他不/不能/不再愛我, 也不代表我要令他受到傷害, 至少不要受到我的傷害。當然我也想我愛的人愛我, 可是… …!我喜歡這些描述人性黑暗面的電影, 或許是可以合理化一些自己渴望得到某些不可能得到的欲望, 我面對自己的時候不會覺得自己不對, 便是那只屬於人性的其中一面而已。

昨晚深夜時分仍見長居於澳洲的舊朋友在線, 知道他與前女友的事情, 他說︰「我不太傷心, 只是覺得人生很可笑。」是的!不要太認真看待這麼可笑的人生, 當你/妳以為面前那個他/她是那註定的一個的時候, 他/她可能背著妳/你想著另一個, 甚至最終會捨妳/你而去, 你/妳傷心是因為你/妳還以為世界上會有「唯一」這回事, 明白沒有「唯一」這回事會讓你明白這個世界是怎樣運行的。沒有了「唯一」這概念, 你會驚覺原來人性是這麼一回事。

相信我, 這個世界不再是「對與錯」之間的分界。
離開你, 只是因為愛得不夠。

2 comments:

無聊人 said...

很討厭這可笑的人生,為何那麼醜陋的一面會出於純潔的你。
在同一個時間可能不只一單悲劇發生!

The Sweet Piscean said...

我們從小在白痴的電視劇/教育制度下受教育才會以為世界只有黑與白, 是這樣「簡單」而「純真」的我們才會驚訝為什麼身邊的人會「變」成這樣。

其實, 那是人性。也不是什麼悲劇, 只要知道每個人也會有自己的黑暗面。黑暗面, 也不是什麼大奸大惡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