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0, 2008

雜亂無章的幾段

第一段

病了, 從未試過感覺如此飄浮的, 像是行屍走肉一樣。曾經看過一齣電影名叫Click (譯名《命運自選台》), 主角只按了一個fast forward的按鈕, 便開動了他的auto-pilot模式, 現在的我像在這個狀態一般。什麼病?不知道。只知道暈眩了好幾天, 晚上卻睡不著。看了幾次醫生, 驗了血, 吃過藥, 也不知道是什麼病, 是一種只會令人感覺暈眩的病症, 人集中不了精神, 迷迷糊糊的, 嚴重影響到日常生活。

昨晚八時便睡了, 是因為吃過了我的第一棵安眠藥。小小的一棵藥丸, 只有一棵米的大小, 卻藥力驚人。不消半小時, 已令我睡得不醒人事, 是這星期內睡得最好的一個晚上。心想是什麼原因, 令我淪落至吃安眠藥的地步?但我今晚想寫blog, 所以不敢隨意吃這棵小米。

第二段

也是有一些事情會令我發笑的, 早幾天在線時遇上了大師(那個紫微斗數的大師), 我幾個月沒有跟他說過一句話, 他忽然向我問好, 又邀請了他的一位學生一同聊天, 我們的對話大概如下︰

大師說︰新年快樂。
我說︰Happy New Year.
大師說︰妳最近如何?
我說︰也是差不多, 沒有什麼改變。仍舊在同一地方工作, 仍然單身, 身邊仍然是那些…
大師說︰跟我算的也差距不遠。
我說︰是嗎?
(此時大師邀請了他的學生A加入對話。)
大師說︰介紹個男仔妳識, 佢叫阿A, 今年26歲…
(我看見A的加入, 腦袋停頓了半秒。 )
我說︰… …一.一
大師說︰佢係我個學生。
我說︰… …一.一
(最後, 我忍不住了!)
我說︰大師, 你這個學生是我的朋友耶?我也是他介紹給你認識的…難道你忘了嗎??沒有他, 你根本不認識我…
大師沒有回應, 只是以那個面紅紅的哈哈笑emotion icon迴避了我的反問。我心想︰他記得我麼?「跟我算的也差距不遠」?…我也只可以套用A先生的回應 =3= (這是一個被「吹脹」的表情!)
最後, 那個遺忘了我的大師說︰「想算流年就搵我啦!」… …

第三段

這是一段關於照片的雜碎。

已婚朋友的手機內都有幾張自己老婆的照片。每次按電話的時間, 都有意無意間讓我看見她的模樣。我按手機的時候, 也見你會有意無意間看著我手機內的照片。不過, 我手機內沒有什麼, 只是一些日常生活的snapshot, 可以是一件蛋糕的樣子, 可以是吃火鍋時在那碟大蜆內發現小蟹的照片, 可以是簡單的一份早餐/一件牛排, 但卻沒有你想看見的那些照片, 因為那個位置是一直懸空著。

還有銀包內的擺放了一張發黃的結婚照, 我覺得這樣並不浪漫啊!心想︰你老婆真的是那麼兇?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 是這樣表達的嗎?我希望我喜歡的男人, 不把我的樣子放在手機或是銀包, 而是放在心上。

愛我, 不用告訴別人, 讓我一個知道便好了。

3 comments:

The Man Who Loves Everton said...

poor, you are sick again. hope you will be okie soon.

The Sweet Piscean said...

i hope so..>< sigh!

無聊人 said...

"我希望我喜歡的男人, 不把我的樣子放在手機或是銀包, 而是放在心上。"

這句到位呀!我終於明白了。都話你寫d野正ga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