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8, 2008

Trash Talker

1月8日。第一千一百一十九日。晴。

今天, 心情很差…

工作上遇上很多不如意的事, 感覺很失落想找個人聊聊天, 可以找誰?有時候, 心情極差的我會不時鑽牛角尖, 例如會反覆思考同一個問題, 想開解我的朋友一般會反應如下︰

初期︰
非常關心我說︰「唔好唔開心啦!我明喎!」, 試圖開解我或者安慰我。

中期︰
依然關心我, 繼續安撫我, 最後加上一句「不要想得太多!」

後期︰
會有點不耐煩的(!!)對我說︰「聽妳講咗咁耐, 妳幾時先行動?」(!!)
或者開始質疑的口吻問我︰「妳到底係咪路架?」(!!)

我承認, 我比常人需要更長長長長長長(!!)的時間做一個決定。我怕自己選擇錯誤, 怕自己後悔, 好聽一點的叫「猶豫不決」或者「優柔寡斷」, 難聽一點的叫「費噏」或者「不知所謂」。一個單身的女人, 做事是會這樣的, 講永遠比做的多。

又如何? 我的決心需要長長長長長長時間的累積, 便是人生所有的「改變」都需要時間。

喜歡一個人要時間, 了解一個人要時間, 開始交往又要時間, 愛一個人又要時間, 想分手又要時間, 提出分手又要時間, 分到手都要時間, 想忘記分了手的那個人也需要時候; 工作呢?找工作/上新工/習慣工作環境/與同事混熟/工作上手/了解上司/了解同事/厭惡工作/厭惡上司/厭惡同事/厭惡工作環境/想升職/想發威/想發難/想劈炮/想找新工, 通通都要時間, 想這樣又想那樣, 最後呢?

想呀想, 最終仍是一事無成, 原封不動。1119之後, 又如何?沒有希望的我, 還在等待些什麼?想得多便會想寫, 今天寫了明天又想, 畢竟這一步是多麼的uncertain?就像是要跟男人分手一樣, 他不是最好的, 但其他男人又何嘗不是一樣?他對我很差(一啖shit), 但他有時又會對我很好(又整返一啖sugar), 到底要分手還是不, 我說的是我份工呀!

呀!
呀!
呀!
呀!
呀!
好x煩呀………………………

4 comments:

無聊人 said...

如果你鍾意佢,份工呀!就不用想別的啦。
把一切都想得最簡單,便不用煩惱。這才是最直接,最真確。

The Sweet Piscean said...

而家o個個..(份工呀!)我唔鍾意, 想跳船。究竟破釜沈舟定係騎驢找馬?

你中午都睇我個blog, 真比面。多謝!

無聊人 said...

如果唔鍾意ge都要分手ga la,真係頂唔順,見多一面都"銀"眼ge,咪及早law。

岩睇咪睇law

The Sweet Piscean said...

喜歡讀到你的留言,讓我感覺很實在。還有一點點的親切感, 謝謝你!